从欧洲杯看欧洲

2019-12-12 00:20栏目:世界足球

昨天凌晨,借助东道主之利(若无第一个点球,胜负实难预料),法国的青年近卫军将德国战车送回老家。啃下了德国队这根硬骨头,加上法国队一向善于主场作战,年轻的格列兹曼想必已经憧憬着几天以后坐在花车上,手捧德劳内杯,接受法国民众的欢呼了。尽管止步于半决赛,但德国队毫无疑问是一支稳定性超强的王者之师,在我看来,之前他们对意大利的那场四分之一决赛,才能代表欧洲足球的最高水准。

准确的说,我算不上是足球的狂热分子,但对足球的喜爱,以及对其无穷魅力的感知,却随着年龄的增长,越发浓烈。2000年比利时与荷兰联合举办的欧洲杯,是我看的第一届欧洲杯,那时自己正马上要参加高考,学习任务不可谓不繁重,但那个6月的几乎每天早上,自己都鬼使神差的坐在学校外面大街的米粉店里,嘴里嗦着滚烫的米粉,眼睛却死盯着电视里面的欧洲杯早间新闻,生怕漏过一个精彩进球的画面。就在那年,就在米粉店里,我迷恋上法国足球的唯美浪漫,迷恋上齐达内和亨利的优雅舞步,迷恋上特雷泽盖金球制胜的野性释放。欧洲杯,将我对足球潜藏的热爱全部激发出来,从此以后,自己就被足球深度套牢,不能自拔。

很多人都说,欧洲杯的观赏性和技术含量较之世界杯有过之而无不及,我深认同之,毕竟,世界杯的舞台上曾经有中国队的身影,但欧洲杯,绝不会有。世界足球的中心,除了曾经短暂在南美停留,其余时间,从未离开欧洲。足球,是大部分欧洲人周末生活必不可少的一部分,于是,透过欧洲杯,透过足球,我们可以看到一个更加完整、更加鲜活的欧洲。

都说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其实在足球领域也是如此。欧洲足球之所以长盛不衰,与欧洲整体经济的健康良性密不可分。尽管缺少超级大国,但从人均GDP的角度,大部分的欧洲国家都处于世界前列。瑞士,这个面积只有4万平方公里的欧洲小国,其GDP总量竟然位居世界前二十。本届欧洲杯,瑞士队的惊艳表现令很多人感到意外,但如果知道这个小国令人惊叹的经济实力,你就不会感到太多的惊讶。再看看德国,登峰造极的高端制造业使得其经济始终稳定且健康。即便如美国这样的超级大国,其经济也经常出现周期性的波动,但凭借着奔驰、宝马、大众、西门子、博世、蒂森克虏伯等一大批聚焦于高端制造的世界五百强企业,德国的出口贸易长期占据世界第一。去年,一位亲戚从德国带了一些礼物给我,其中包括一把双立人的小指甲剪。以前只知道双立人做厨房锅具很是厉害,但看到设计如艺术品一般、剪甲时让你酣畅淋漓的工艺品,你不得不感叹精益求精这四个字,放在德国人身上才真正是恰如其分。我悲观的想,若是德国人把如此的制造工艺用于制造武器,曾经的纳粹野心会不会再次在这个国度上悄然滋生、死灰复燃 呢?算了,还是别去想了,免得寝食难安。

除了经济的良性,政治的稳定也给欧洲足球的兴盛提供了肥沃的土壤。南美的街头足球,为我们贡献了马拉多纳、贝利等一批又一批的足球巨星,但长期以来,南美各国的政治都不太稳定,巴西总统罗塞夫遭遇弹劾,里约奥运场馆迟迟未能完工,都凸显出南美国家治理体系的不成熟和不完善,而这也不可避免的影响到了足球在南美各国的良性发展。政治不稳,经济难兴。在无尽的政治纷争面前,南美各国的足球产业化和商业开发可谓有气无力。反观欧洲,尽管英国刚刚通过公投决定脱欧,但这并不妨碍欧洲各国的政治和经济一体化进程不断向前迈进。欧盟的存在,使得欧洲各国既能整合资源、抱团发展,又能保持各自政治和经济的相对独立,“和而不同”的理念,已经在欧洲的政治版图上结出累累硕果。与此同时,欧洲各国政府对足球奉行不干预政策,这也让欧洲足球得以自由的生长。在清明的政治背景下,英超联赛未来三个赛季的本土转播权卖出51亿英镑的天价,本届欧洲杯也将创记录实现20亿欧元的收入新高。于是,从政治和经济的支撑性来看,自2002年韩日世界杯巴西夺冠以来,近三届的世界杯冠军均由意大利、西班牙、德国三大欧洲足球强国包揽,就绝非偶然了。

欧洲足球的深厚底蕴,根植于灿烂的欧洲文化当中。音乐与足球,看似毫不相关,但在我看来,二者其实存有千丝万缕的联系。一场足球比赛,就是一场交响音乐会。在球场上,教练运筹帷幄,指挥球场上的前锋、中场、后卫与门将紧密配合、串联衔接。在射门的那一瞬间,所有球迷振臂高呼、陷入疯狂或懊恼当中。同样,在音乐大厅,指挥用灵巧双手调度弦乐、木管乐、铜管乐、打击乐及色彩乐的演奏家们通力协作、乐声叠加。在最后一个音符尘埃落定之际,所有观众如痴如醉、陷入到最高级的享受当中。交响乐,起源于18世纪中叶的意大利,发扬光大于奥地利、德国。每当想起交响乐史上伟大的作曲家巴顿、莫扎特、巴赫、贝多芬,我就同时想起欧洲足坛伟大的传奇贝肯鲍尔、克鲁伊夫、普拉蒂尼、齐达内。音乐,为足球带来艺术美感;足球,为音乐注入激情灵魂。在灿烂古典音乐的星空下,欧洲足球绽放出群星璀璨的耀眼光芒。除了极为深厚的音乐底蕴,欧洲的舞蹈也在世界舞蹈体系中占据极其重要的地位。孕育于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的芭蕾,在十九世纪末期的俄罗斯进入最繁荣的时代。在欧洲大大小小的球场上,你会发现很多球员都在踮起脚尖,尽情跳着属于自己的芭蕾,那一抹淡淡的优雅与高贵,让无数球迷沉浸其中,回味无穷。除了理想与浪漫的因子,无与伦比的欧洲文学和自然遗产也为欧洲足球注入了深沉的历史感与厚重。荷马的《史诗》、但丁的《神曲》、歌德的《浮士德》、莎士比亚的《哈姆雷特》、塞万提斯的《唐吉可德》,列夫﹒托尔斯泰的《战争与和平》、弥尔顿的《失乐园》、安徒生的《安徒生的童话》,欧洲的文字,对人性的描绘总是那么深刻。而欧洲的自然与文化遗产,更是让欧洲人引以为傲的宝贵财富。欧洲的40多个国家,一共拥有367项世界自然与文化遗产,这其中,包括数不清的古老教堂、历史中心、 壮丽宫殿、修道院以及古建筑群。通过研究欧洲各国的世界遗产数量分布,我惊讶的发现,那些拥有较多文化和自然遗产的国家(意大利41项、西班牙40项、德国33项、法国31项、英格兰27项),其足球底蕴也往往较为深厚。文化,给予了欧洲足球无尽的底蕴与力量,在深厚文化的支撑下,欧洲足球的魅力还会久久散发、沁人心脾。

每当朋友问我旅行的最佳目的地,我都会毫无犹豫的向他们推荐欧洲,因为那里有如画风光、有灿烂文化;有魅力足球,有美丽人生。

下周一凌晨的决赛,不管是法国登顶还是葡萄牙捧杯,其实都没什么区别,因为最后的赢家,始终都是欧洲。

版权声明:本文由巴黎人平台发布于世界足球,转载请注明出处:从欧洲杯看欧洲